本文同時刊載於:超克藍綠 (http://www.wretch.cc/blog/cliquer)


Copyright © 2008 AFP. Todos los derechos reservados.
西班牙AFP通訊社嗆陳雲林照片。

近日忙著搬家但還是注意著台灣的狀況。
今天,一面看著網路新聞直撥、一面幹譙、一面打包行李、
又一面翻譯這幾天希望可以貼出的西文報導對陳雲林訪台的新聞......


見大家都在說彷彿又從回白色恐怖時期、228再現,真的是如此嗎?
其實有些不同的。白色恐怖是戒嚴,是用惡法一次打包全部管,
但現在是更高明,一切透過偽裝成司法獨立的檢調或聲稱依法辦理的方式,
不過這回為了保護共匪玩得過火了點。
今天這篇文章不評論分析這些社會政治,這些有機會再談,
我回去我以前的舊文找白色恐怖戒嚴時的資料,找出當時的舊文照片,
來還原一下歷史真相,看看以前有多恐怖,執行過程有多像!歷史會說話的!
這是228當年警備總部發佈的戒嚴第134與135公報歷史文件,



看看他的條文,台灣當時有多少人因此喪命,被就地正法。
這就是馬囧心理最想卻不敢做的。
歷史可以讓我們看清楚現在,思考下一步如何走。

參考舊文關於台灣二二八 http://jalo.pixnet.net/blog/post/4096708

創作者介紹

旅居伊比利半島的冥王星人

ja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天涯漂泊
  • 氣死人!!~~

    真的很慶幸!你們不在台灣,否則電視報紙的訊息,看到真的想吐血。
    既然人在海外了,就別老是看那些煩人的消息了,希望你們一切順利。
  • 就是不在台灣更氣人,
    如果人在台灣還可以去丟汽油彈,大聲抗議。

    jalo 於 2008/11/12 09:00 回覆

  • LM
  • 我真的操他x的馬您
    excuse my language! I am just fxxking mad!
  • 別激動了,真是操X馬的。罵一下就好
    馬囧害慘了動物園裡的馬、斑馬、鬃馬...連水族館的海馬都被人唾棄了。

    jalo 於 2008/11/12 09:06 回覆

  • LM
  • 更不爽的是 老娘是馬年生的 它真是馬類中的大敗類 大俗啦
  • 馬還真是無辜。被笨蛋連累了。

    jalo 於 2008/11/15 06:40 回覆

  • aminchen
  • 台灣好像又回到"容忍獨裁政權"的時代,真是悲哀啊!
  • 是的,這一次的獨裁政權還是人民一票票投出來的。
    是台灣加倍的悲哀。

    jalo 於 2008/11/21 21:41 回覆

  • MASTERCHEF

  • 一九八八年國民黨鎮壓台中港工人罷工,港警所所長親自出馬、訓示群眾,提到正在研擬的集遊法:『草案共十條…』。我說:『是十一條。』所長立即回應:『把他抓起來。』集遊法未通過,我便因此法被逮,時運衰背。


    警察講不過人,就抓人打人,勤務常態。法律社會學者蔡建仁指責警察違法蒐證,也被逮。他描述被拘後的處境:『警察一動手就是暴力;一出口就是謊言與譏諷』。


    馬總統提過他一生清廉卻被起訴的心境:『憤恨』;比起蔡老師的處境,小兒科。我真希望當時馬是被警察傳喚偵訊,然後移送檢方。如果他在分局待個數小時,憤恨保證倍增。那是個有理講不清的地方,無法講理,遑論談法。

    警政署擔心集遊法採報備制,不利秩序。實情是,要抓人、盤查,根本不用動到集遊法,有偌多其他法律可以當理由,藉口永遠不會少。警察的牽拖,只為了省麻煩,讓抗議聲音不會擴大集結為事件。民進黨執政,賀陳旦鎮壓電信工人罷工,警方以集遊法為工具,經典一例。

    野草梅也亂牽拖。該活動譴責政府:『難道強化兩岸經貿交流,必須透過降低臺灣的民主自由、以達中國極權統治水準?』台灣自己爛,由來已久,別扯到他國。解嚴前,綠色小組攝影機上,總綁著印上抗議訴求的布條,天天跑街頭運動,沒被逮捕。民進黨執政,苦勞網記者街頭採訪被抓,行政權以逮捕壓制真相。當時可沒中國代表來台。

    問題不在政府變藍,在行政濫權,警察以違法為常態。例如,動輒開槍,沒有基本法治概念。以開槍為喝阻的手段,明明違法,警界卻當成習慣。法律規定偵察不公開,各分局裡,警察讓記者得以貼身逼近案件當事人,照片幾乎天天出現在社會新聞版。

    更糟糕的是,違法事件曝光後,為遮掩而矯飾,盡是廉價低級的言語。民進黨執政,楊友仁絕食,警察騷擾他睡眠,說:『我們擔心他著涼』。國民黨執政,上揚唱片行事件,宣稱是店家自行關掉音樂,內政部還真以警察說詞為發言內容。這不僅是糟糕的政治公關,更是對閱聽人智慧的侮辱,期待百姓真會接受愚蠢遁詞為正當理由。權勢逼迫下的同意,不是自由意志,但是現行警察實務上,卻會施壓要受臨檢者簽署同意書,以合法化警察的非法。這種警察洋洋得意的自我發明,只是證明警察也有玩法的能力與小聰明,是令人民憤恨又不敢辯駁的矯飾。

    行政濫權,問題不止於集遊法。若把修法當作建立基本法治秩序的起點,朱鳳芝版承襲自前屆賴幸媛版,內容進步,該草案兼有學者廖元豪的加持,實務上面面徹想清楚,這版本該是執政者努力的基準。民進黨執政時,內政部當其砲手,主張許可制;現已改朝換代,還是那批人在反對報備制。內政部不該放任文官治國,不該讓文官的聲音代表執政者。許可制本質是『偷懶版』,只是警察力求輕鬆不出錯的主張。馬英九強力捍衛報備制,話說得夠清楚了,內政部不要讓文官牽著走。
    參考閱讀:偷渡/跨國.兩岸婚姻/,本土社會受益於偷渡客

    觀念平台:問題不止於集遊法
  • 這個文章看似超克藍綠,但,充滿矛盾,是典型的苦勞類左派文章,
    誰說當年綠色小組不會被逮捕?
    他們每回被打被抓的狀況比苦勞網記者厲害百倍,我非常清楚。
    集遊法就是惡法不應該存在,不必報備也不必核准,
    違法自然有其他法令可以處理。
    最後提到「馬囧強力捍衛報備制,話說得夠清楚了,內政部不要讓文官牽著走」,更是荒謬到極點,
    它哪天真的捍衛報備制?騙選票而已,當爪爬子一輩子反民主的人,
    看看它現在說的話:「報備制就是我的政見啊,問題是暴力不是報備。」
    屁話。暴力有其他法令可以限制與集遊法無關。

    jalo 於 2008/11/21 22:00 回覆

  • 呆丸哈哈哈
  • 請問民進黨 為什麼要延續國民黨意志支持集會遊行禁制區?
    2016-07-18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文 / 高若有(台大工會成員)

    集遊修法是蓄積十年能量的結果。1988年《動員戡亂時期集會遊行法》改名不改制成為《集遊法》,經1992年「增加罰則、提高罰款額度」修惡,又經2002年「增加禁制區、開放緊急集遊不事先申請」善惡混合修法,才有了眾人熟知的《集遊法》現今樣貌。
    2006年「集遊惡法修法聯盟」成立,拋出包含「改主管機關、自願報備制、廢禁制區、廢命令解散、廢特別刑罰、執法人員身份識別、政府違法可國賠」七大精神的修法草案。2008 年野草莓期間該案一度進入立法院,卻擱置整整八年。八年來,經歷馬政府行政院三次修改修法草案、國民黨冷凍修法、318佔領立法院期間大法官宣布「許可制」違憲,始終沒有明確進展。三度政黨輪替後,十年一修的《集遊法》終於有機會擺脫戒嚴時期色彩。
    今年3月,集盟與時任立委的鄭麗君合作,幾乎一字不改地重新提出塵封八年的修正案,並與其他提案(蘇治芬修正案、陳亭妃修正案、林淑芬廢法案、陳明文廢法案)合併審查。今年5月,內政委員會以鄭版為骨幹作出決議:納入「改主管機關、自願報備制、廢特別刑罰、執法人員身份識別」四項精神,「政府違法可國賠」條文默默消失,而「禁制區、命令解散」則在民進黨部分立委主張保留、時代力量堅持廢除的情形下送入黨團協商。

    【禁制區】

    民進黨主張的「保留禁制區」倒也非不修改,而是將 300m 的現行禁制區下修為 30m~150m 不等,卻同時增列「總統副總統住居所、醫療院區」。醫療禁制區的概念源自陳亭妃版草案「確保急診室安靜無慮之環境」考量。然而內政委員會卻在召委陳其邁的主導下,將醫療禁制區擴大到所有全台兩萬多間醫療機構,包含隨處可見的牙醫、眼科、耳鼻喉科、中醫與醫美診所。儘管衛福部官員與警政署長皆表示醫療機構太多、難以處理,陳其邁委員卻一句「(縣市政府)吃飽閒著怎麼會去劃定?絕對不會的啦!」就結束討論。
    六月初,集盟與民進黨立委展開協商對話,說明現行《刑法》即可處理妨害醫療的行為,況且集會遊行本來就是就公共議題喚起社會關注,究竟什麼團體會以阻撓急救這種極失人心的手段來爭取社會支持?實在殊難想像。幾位委員卻紛紛表示「不是所有集遊都像你們這樣理性」、「如果中國派人攻擊總統府怎麼辦?」,隨後開始談起十字弓與狙擊槍的射程。
    委員的顧慮可以理解,但這些極端特例都不該、也無法在《集遊法》框架下解決。設想欲武裝突襲總統府的惡意人士,最合理做法一定是不欲引人耳目、單獨接近機關,以最近距離;絕對不會事先動員、浩浩蕩蕩發起集會,然後在一整排持盾警察與持槍憲兵面前試圖犯案。若真的要徹底執行維安,應該廢除總統府四周道路、禁止任何人靠近,而非允許靠近但禁止集會。張德正駕車衝撞總統府大門之時,警察若舉牌警告有任何意義嗎?何況我國本來就有《特種勤務條例》了。在《集遊法》重複訂定的唯一效果是:「防治數年難有一次的極端狀況」淪為藉口,限縮抗爭才是真的。
    那麼,到底哪裡可以集會遊行?非常簡單:不特定個人可自由行走的公共室外空間,原則上就可以集會遊行。在這個精神下,任何只針對「集會遊行」的禁制區都不需存在。某地不能遊行的唯一正當理由,就是那裡本來就禁止進入。立委所顧慮的機場跑道、軍事設施、總統府矮牆內皆然。

    【談談強制排除】

    命令解散改為強制排除,最大的改變是從「解散集會」變成「排除個別行為人」。這是很有道理的改革,但當排除條件包含「闖入禁制區」的時候,改革就完全失效了,因為所有在場的都是行為人。然而決定國家政策、定奪具拘束力判斷的最高機關——總統府、行政院、法院,通通列入禁制區,這不就是政府拒受監督的明證嗎?你隔條馬路、站在監察院門口抗議行政院,有施壓作用嗎?政府會理你嗎?
    禁制區與強制排除可謂互為表裡,禁制區提供了最方便、常用的排除理由;而若無強制排除,禁制區就毫無意義。在報備制度下,無強制排除的禁制區就只是「不能向政府申請協助交管的區域」,根本雞肋。

    【各位立委,你怎麼說?】

    回到前面沒說完的修法進度。內政委員會 5/12 送出草案後,7/1 進行黨團協商。據側面了解,國、親兩黨皆未出席協商,民進黨有尤美女、顧立雄、李俊俋、陳其邁四位委員到場,時代力量則是林昶佐一位出席。協商結果決定保留既有禁制區(但縮小部分)、增加醫療機構禁制區(也不管急診不急診了,凡醫療機構皆可)、保留四種前提下的強制排除。最終時代力量拒簽,黨團協商在「兩黨缺席、一黨不同意、一黨同意」的情況下結束。
    如此保守的結論令人遺憾,卻也不算太意外。但難以理解的是:內政委員會已經決定把總統府禁制區由 300m 縮小到 150m,為何黨團協商又變回 300m?是國安單位的強力施壓?還是幾位主導立委也覺得很ok?
    隨著修法版本漸漸收攏定案,集盟夥伴從三天前開始一一致電各立委辦公室,詢問對禁制區與強制排除的意見。結果令人相當失望:約半數立委沒有回音,有回應者之中主張廢除與主張保留者大致各半,主張保留的全數都屬民進黨團。時代力量五位立委皆堅持鄭麗君最初提案的精神、同意廢除禁制區與強制排除,令人肯定;而親民黨團四位立委(以及民進黨蔡易餘委員)則提出「廢除強制排除、保留禁制區」的奇怪主張,顯然他們對禁制區的本質還不大瞭解。
    收到這樣的回應,心中難免要問幾個問題。
    請問蘇治芬、陳歐珀、林俊憲三位委員,你們三位在 4/6 領銜提案修正《集遊法》廢除禁制區與命令解散,為何短短100天不到就反悔?蘇、陳兩位如今主張保留禁制區、保留強制排除,林俊憲委員則沒有回應,請問有什麼難言的考量?
    陳明文、張宏陸、吳琪銘、黃偉哲四位委員,你們四個月前與林淑芬委員先後提案廢除《集遊法》。既無集遊法當然也就無禁制區。如今林淑芬依舊堅持廢除禁制區,但吳、黃兩位卻立場大翻轉、主張保留,而陳、張兩位則不願明確回應。為什麼?
    請問陳亭妃委員,你主張保留禁制區我可以理解。但你四個月前提案納入醫療機構係基於確保急診順利之故,如今理念卻被曲解、擴大適用到全台20758間醫療機構,合計最高可畫到50平方公里的禁制區,請問你作何感想?你所主張的「由衛福部劃定」卻被改為「由地方主管機關劃定」,法律下放如此龐大的行政裁量權,你的意見是什麼?
    請問高金素梅委員:你十年前主張修正集遊法,還說「原住民上凱道是奪回凱達格蘭族的傳統領域」。如今凱道禁制區連一公分都沒刪,你還主張保留,請問你的傳統領域在哪裡?
    李彥秀、林德福、張麗善等幾位國民黨委員,貴黨在本次修法中態度消極,意向不明確。你們在十年前的紅衫軍運動時大呼修法保障集遊,為何過去八年立場反轉?如今你們的立場是什麼?特別點名三位,是因為上個月華航罷工時,你們託人送了好幾箱燒餅、飲料到場,貴黨主席洪秀柱也到場聲援(雖然從頭到尾閉口不言)。如果華航空服員選擇到機場集會,你們願意支持廢除機場禁制區嗎?如今長榮航空空服員正在火速串連,未來有機會鼓舞長榮海運的員工團結爭取勞權。你們對港口禁制區的態度是什麼?
    蔡培慧委員,三年前農陣佔領內政部,把台灣社會對不義土地徵收的憤怒帶上最高潮。當時內政部還不在禁制區內,卻因為緊鄰台大醫院,未來依法可以畫入禁制區,請問蔡委員的意見是什麼?為什麼不肯表態?你也曾被暴力拖上警備車,深知抗爭被打壓的痛苦、深知改革道路上國家與人民權力如此不對等,你為什麼不出面反對強制排除?
    劉世芳委員,14年前修法時你即主張禁制區是對言論自由的限縮,認為起碼應該縮小。本次修法你沒有表態,請問你認為禁制區範圍夠小了嗎?
    蔡易餘委員,2012年 5/12 你在凱道抗議油電雙漲,遭中正一分局以「違反禁制區規定」舉牌阻擋,你因為參與推擠而被起訴妨害公務。為什麼你今天還主張保留禁制區,甚至就是你當初被起訴的那個禁制區?當時跟你一起抗議、一起被起訴的王定宇委員都支持廢除禁制區了,請問你在等什麼?我們接下來要推更積極的抗爭除罪化,你願意支持嗎?
    呂孫綾委員,你的選區有兩座發電廠,包括核一廠,你非常重視發電廠污染與潛在污染的議題。過去反核遊行曾行經經濟部;經濟部本身雖非禁制,但修法後若要從經濟部走到凱道,無論選擇福州街、寧波西街、牯嶺街、重慶南路或是和平西路,都會遭遇禁制區,由此足見行政機關對管制集遊的裁量空間何其寬廣。請問你對禁制區和強制排除的意見是什麼?為何不願回應?
    顧立雄委員,你是舉國皆知的人權律師。近年來幾場受矚目的抗爭訴訟如323行政院案、烏來擋車案,你都欣然免費辯護。兩年前行政院驅離時被鎮暴警察痛毆的林明慧老師國賠勝訴,是 323事件中民告官的唯一一場勝利,林老師的委任律師唐玉盈唐律師恰恰就是顧委員你的助理。然而在本次修法中扮演關鍵角色的你,為何在審酌「國家違法妨害集遊時,雖非財產上之損害,民眾亦可申請國賠」時以「我看不用了,我看不用了,請他們配套檢討」三句話就草率擋下條文?你願意替發生在行政院圍牆內的集遊辯護,但卻主張保留延伸至圍牆外、跨過馬路的禁制區,我真的不明白?兩年前林義雄先生絕食反核時,你更親率一群律師在台大醫院急診室門口靜坐、點燭火祈福,你現在怎麼會支持醫院納入禁制區呢?
    蕭美琴委員、尤美女委員,你們是婚姻平權法案的重要推手,過去幾年也都是最積極推動性別平權的立委。幾乎每年同志大遊行必走的公園路、中山南路、襄陽路、館前路,以及血跡斑斑、對台灣同志意義何其重大的常德街、二二八公園周遭,如今通通都因為緊鄰台大醫院而可能畫入禁制區。你們難道可以接受嗎?為什麼你們支持納入!?曾任民進黨婦女部主任的林靜儀委員,你為什麼不表態?委員同時也是林靜儀醫師,如果醫療人員在醫院周遭發起罷工集會,你會主張驅離他們嗎?

    【地圖】

    這份地圖是新舊版《集遊法》允許行政機關劃設的禁制區範圍,以台北市中心為例。藍色是現行,綠色是修正案,重疊處以藍綠色標記。10家醫院、314間診所,通通都是新的潛在禁制區。不要告訴我這是國安單位施壓你夾在中間莫可奈何。
    我不說安全距離,這個詞是假斯文。它顯然不是保護藉由參與者的安全,而是被抗議機關的安全。什麼安全?免於被暴民「襲擊」的安全。這證明國家認為是集會遊行威脅自己,而不是自己的錯誤施政威脅人民。這也證明《集遊保障法》是從國家精巧治理反對聲音的思維出發,而非保障集遊。這已經相當程度脫離鄭麗君最初提案的精神,也讓無數對改革報以期待的人大大失望。
    一旦該法照案通過,未來從捷運大安站搭車到台北車站,頭頂上就會經過25個「禁制區潛力點」,平均不到30秒就一個。台北乾脆改名叫「禁制城」算了,還可以和紫禁城遙遙呼應;蔡政府可以推出「襲擊凱道就是襲擊中南海」口號,這樣你們念茲在茲、援以為由設了一堆禁制區的白狼、愛國同心會就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公園路再見。你是守護病人權益的康莊大道,是不可遊行的自由禁制示範區。雖然每次遊行經過我們都會關掉喇叭,也不曾擋過救護車,但立委說不准走就是不准走。中山南路再見,太陽花再見,如今台大兒醫禁制區直逼立法院正門。公投盟差點也再見,當年方仰寧說要永久不許可你的集遊申請、用違法集會拖走你,而我們以為他的豪語只有一年有效期,因為許可制已經宣告違憲。如今你的活動範圍半數落在新禁制區邊界,不小心往西靠一點就符合強制排除要件。
    無限期支持禁制區,無限期支持強制排除。沒料到吧,民進黨竟延續了國民黨的意志,繼續實踐這句話。蔡英文主席當年在自由廣場簽下的「人權永久保固書」,看來就要到期了。但禁制不曾輪替,真正無限期。
  • 呆丸哈哈哈
  • 集遊「保障」法保障了誰?
    2016-07-17 台灣人權促進會網站 顏思妤(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

    長期塵封的《集會遊行法》終於可望修法,卻在新國會爭議不斷。立法院第一會期院會最後一天(7/15),台權會與集遊惡法修法聯盟多個團體在立法院青島東路前訴求廢除禁制區、廢除強制排除,並正視《刑法》妨害公務遭濫用於陳抗案件的窘況。然而,往前回溯最初提案階段,林淑芬委員的廢止案、鄭麗君委員全盤採納民間版,卻都不是目前執政黨立委提出的修法版本。其中最關鍵的兩項條文——第5條的安全距離與第17條強制排除,在全面執政最可望修法的契機中,完全被保留下來,引發民間批評假修法的聲浪。然而,究竟爭議何在?
    首先,關於第5條所謂的安全距離,其實與現行《集會遊行法》中所謂的禁制區,兩者本質並無不同,凡在此區域內所有陳抗行動一律禁止,並將安全距離分成30、50、100到300公尺不等,縮短距離的作法看似進步,卻同時新增了總統副總統住居所、檢察署與醫療機構。但這些禁制區項目的新增,究竟有無必要?實務上,若陳抗過程出現暴力或攻擊行為,原本就回歸一般法適用處理;噪音干擾的部分則是《噪音防制法》;而以往最常以「維安疑慮」引發之爭論,國家元首之安危也早已在《特種勤務條例》第12條中規範:「因應危害防止之必要,得劃出安全維護區及設置安全設施」,卻仍在此次集遊保障修法裡疊床架屋。更大的疑慮在於,新增醫療院所作為禁制區,指定對象範圍不明,試問全臺灣各大醫院乃至於診所,難道全部都屬於禁制區?而立法者顧慮的醫療糾紛,是否屬於集會遊行之範疇,恐怕仍待商榷。
    此次修法將現行《集遊法》中的命令解散更名「強制排除」,在第17條明載「集會遊行有下列情形之一,且經協調、警告、制止無效,非以強制方式不足以排除者,直轄市、縣市政府首長或其指定代理人得強制排除之」,成為國家箝制異議者陳抗的「合法依據」,即便增設了強制排除要件,但以第一款為例,「禁制區內之集會遊行」,實務上很可能造成「淨空」排除的結果。而此四款要件之裁量權,即使變更為地方縣市首長,政治責任明確化,然實務上抗爭現場恐仍授權警察機關全權處理。即使不授權警察機關,恐怕也難以期待地方政府在被人民的問責下,仍對陳抗行為保持中立。簡言之,濫權裁量風險並未改變,強制排除始終蘊含著權力者讓異議者簡單噤聲的風險。
    而保留強制排除作為「避免直接進入刑事程序的緩衝」的論述,在看似能善意保護抗爭者。但只要授權執法機關發動強制排除,過程中的拉扯正是「製造」妨害公務被告的溫床,加劇近年陳抗案件遭刑事入罪化的現象。讓上街頭表達訴求的人民更無立錐之地。況且在這麼多年有強制解散的情況下,被驅離之後又被刑事訴追的案例還少得了嗎?很明顯將抗爭入罪化的腳步,並不會隨著保留強制排除而停下。
    逐條審查過程中與行政機關的交鋒,或許讓主推的民意代表心力交瘁,但這不正是民間對於立法者的期待?從源頭制衡公權力對人民的粗暴執法以及刑事入罪化對當事人的慢性凌遲,324行政院的國家暴力與對自訴者反撲不正是最慘痛的經歷? 2008年民進黨提出之修法版本,並無保留這兩項爭議,如今全面執政的條件下,縱然體制內的角力仍待克服,我們自國民黨執政乃至政黨輪替的現在始終一貫堅持實質的保障,民進黨難道無法堅持在野時的主張?對於每一位上街頭表達訴求的人民而言,抗爭的時效至關重要。在遭受強制排除的當下,就算事後警方作為被法院認定為違法,當下被迫噤聲的言論自由也回不來了。想抗議的法案過了、想保護的家園拆了,對得逞的權力者,公道再也討不回了。更遑論後續被迫進入司法程序裡的折磨,更是讓抗爭者難以動彈的沈重枷鎖。
    無論政權如何輪替,街頭都應該是勞苦大眾最後的發聲筒,對於每一位上街頭表達訴求的人民而言「進入程序就是一種懲罰」。試問:目前的修法版本,這樣的集遊「保障」法究竟保障了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