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最不願意書寫的文章。
我一年來已經這樣送走第三個友人。(前連結酷弟王玉豐
前兩次我沒有哭,但這一次我終於哭了,在我寫下這篇文章的同時。
他的過世是事前可以預見的,但因為昨夜裡我夢見他,一見面就是三字經.........

陳明亮,我都叫他亮師,有朋友叫他亮公。我認識他20年從他在青年路的店面開始.......


照片取自吳昭明文 王城氣度:勇猛走過---雜寫陳明亮 ←連結


照片中亮師穿的那件電台的T恤是那時我給他的,每次有活動的T恤我都會拿一件給亮師,
那時他的店已經搬到延平郡王祠停車場了。
關於亮師的生平可以參考吳昭明寫的
勇猛走過
亮師師承朱玖瑩,是畫家席德進的好友(他的店招牌還是席德進題的字),書法、竹刻自成風格,作品有大師級的風采,一身藝術家的風骨,卻懷才不遇。第一次認識亮師是我還是個中學生時,當時是跟著組攝影社團小氣鬼的表哥、現任蘋果報的俊安等人一群人帶著我到在青年路上亮師的店面,那一個不到兩坪的店面門前桌子老是坐滿人泡茶、聊天,獨特的風格與人來人往的大師級人物,開啟了我的年少輕狂的創作視野,之後也受這些數不盡的長輩提攜,一路走的順利。
之後我每次騎車到北門路(博愛路)書店前就會到這裡逛逛,聽聽他們聊天......。
時間過去了。念專科學校、工作、研究所、結婚、一路到出國進修,一路平順,年少得志,亮師總是不斷提醒我人情世故,用他獨特的幹譙方式,一起上街頭,每次文化活動有錢沒錢,亮師總是兩肋插刀,挺到底,
每次的街頭遊行我們的標語都是出自大師的手筆,一起搞台窩灣雜誌,一起抗爭延平街事件,一路到半夜去公會堂偷掛抗議標語,大我30歲的亮師總是唸者唸著,那怕到我念了研究所,與老師鬧翻了,他還是一路唸我一路幹譙,要我年輕不要驕傲,多看多聽多忍耐,要懂禮數進退,他這樣告誡我同時又說起那個自稱大師的被他幹譙的這些勇猛的事蹟,撇一眼發現我的疑問,他會補充我年紀大可以這樣子,你不行.........,接著繼續他的告誡。
他在延平郡王祠停車場的樹下是我的避風港,我的辦公室在對街,無線電話那到這裡都還收的到,
所以午後我總喜歡到這裡坐坐喝茶,這裡也是我的教室,侯議員、吳昭明及報社記者等許多前輩每天都會來這兒坐坐,這裡就是藝文新聞中心,也是我請教地方歷史與田調的最佳場所,人情冷暖也在這裡交替上演,之前過世的好友酷弟,也是這停車場榕樹下的常客,午後喝茶,或吐苦水,聽亮師告誡,日子就這樣流動著。
才不久就已經人事全非,人生遍是無常。
年中與朋友聯絡知道他癌症末期,與吳昭明一起在東門美術館開展,可能是他生前最後一次展覽。
我可以想見那樣的心情,我沒機會看到。

圖取於中華日報張明蘭報導
陳明亮吳昭明雙人展 病榻見真情


圖來自
中廣新聞網 陳明亮竹根刻印展藝術 師竹學習人生義理

我上研究所前及結婚前亮師分別刻了一個竹根的章給我及我太太,這應該就是我的傳家寶了。
風骨很多人都會說,但卻決少人做到,亮師就是我認識的有風骨的第一人。
這兩週因為有事我老婆IVON回台灣,叮嚀著記得先去看看亮師,如果可以撥個國際電話讓我跟他說兩句話,
但上週亮師在病床上已經很難回話了。當時因為先前跌倒背脊很痛,亮師就不太願意起床了,
雖然在床上還是脾氣很硬,
IVON轉述說吳昭明告訴他女兒他愛怎樣就隨他吧。
亮師一輩子都這樣子,嘴上一直幹譙,沒說什麼卻常常為了朋友什麼都幹,到了最後總要為了自己,隨自己意吧。

昨夜,我夢見亮師,嘴裡唸著三字經,起床後不久就收到MAIL,亮師去世了。
彷彿是告別,但夢裡他還是一陣幹譙,一如往常的他一樣,
但IVON告訴我:亮師真的很疼你。
停頓後,我哭了。
我沒辦法回台灣送你一程,但謝謝你的提攜、幹譙。我會牢記。
路好走。有骨氣地走完你的一生。
謝謝你。

亮師辭世後相關報導七月29日:

中國時報29/7

陳明亮辭世 藝文界書寫輓聯

  • 2008-07-29
  • 中國時報
  • 【楊淑芬/台南報導】

 ▲風雨中台南市藝文界朋友群聚為陳明亮書寫輓聯。(楊淑芬攝)

     「古城慶有神工發新亮,藝壇痛失巨匠頓無明」,藝術家陳明亮上周肝癌過世,他生前的心願是靈堂以書法輓聯布置,讓他賞析瞑目,這幾天藝文界朋友群聚在奉茶藝文空間,為他添上一筆,送他一路好走。

     陳明亮是書法家朱玖瑩嫡傳弟子,書法蒼勁有力,竹雕更是一絕,藝術造詣不凡,但是性格直率,脾氣不好,罵盡天下人;只是他以性命交朋友,朋友愈罵愈是真情相見。

     六月分在他癌末期間,和好朋友吳昭明在東門美術館共同舉辦生前最後聯展,展覽過後他為自己寫下一付的對聯「明心不阿應無憾,亮跡有節是因緣」,橫披「樂在大地」,表達走 過這一生,坦蕩了無遺憾的心志,這一付對聯由至交吳昭明為他寫下。

     為了完成他最後心願,藝文界的所有好朋友在奉茶葉東泰的號召下,幾天來風雨無阻的前往書寫輓聯,成大建築系王明衡寫下「古城慶有神工發新亮」的對聯。

     葉東泰為他寫了新詩,稱陳明亮為府城的付出,了無止盡,而他雕在竹上的詩句,也都深藏在朋友心底。

     好友們寫上「藝壇吹捧拍馬,亮公酒才八斗」,畫家林蔭棠則稱他是「天使」,黃宏德則畫上好茶好酒相送,並且宣稱「友情不敗」,也有人懷念他的桀桀怪笑聲,留下「亮笑」2字。

     陳明亮身後留下一對兒女宜君和尚新,姐弟不敢叼擾亮公的朋友,沒有發下訃聞。

     陳明亮公祭時間定在七月卅一日上午7點半,在台南殯儀館和平堂16號,希望好友們能送亮公一程。



聯合報7/29
陳明亮病逝 好友以墨寶送別
陳明亮的友人昨天齊聚一堂,有人懷念他的笑聲,用毛筆寫下「亮笑」2字。
記者柯佩君/攝影

書法家朱玖瑩的嫡傳弟子陳明亮上周因肝癌逝世,他生前的心願是以書法輓聯布置靈堂,讓他能夠賞析、瞑目。

他在藝文界的好友近日常群聚在奉茶藝文空間,留下許多親筆題字的書法,31日以墨寶送好友一程。

陳明亮的書法蒼勁有力,竹雕更是一絕,活躍於藝壇。今年一月,陳明亮得知自己罹患肝癌,仍持續創作,上月更與好友吳昭明在東門美術館舉辦聯展。

展覽結束後,他為自己擬了一幅對聯「明心不阿應無憾,亮跡有節是因緣」,橫批「樂在大地」,表達走過這一生,坦蕩了無遺憾的心志,對聯由吳昭明執筆。

好友得知他逝世的消息,都相當不捨,紛紛想完成陳明亮最後的心願。在「奉茶」老闆葉東泰的號召下,齊聚共同書寫輓聯。

成大建築系教授王明衡寫下「古城慶有神工發新亮」的對聯,葉東泰則寫新詩,描述陳明亮為府城的付出。

與會的友人也寫上「藝壇吹捧拍馬,亮公酒才八斗」,也有人懷念他桀桀的怪笑聲,留下「亮笑」2字,更有人畫上好茶好酒相送。

陳明亮葬禮31日上午7時30分在台南殯儀館和平堂16號舉行公祭。



中華日報29/7
陳明亮辭世 好友寫輓聯送行

 藝文界人士在奉茶公園店接力寫書法輓聯悼亮公。(記者張明蘭攝)
 記者張明蘭/南市報導
 府城知名書法及竹雕篆刻家陳明亮,不敵肝癌摧殘辭世,享年六十三歲。陳明亮過世的消息引來府城書藝同好不捨和惋惜,由於他生前的心願是靈堂以書法輓聯布置,讓他賞析瞑目,連日來友好發起寫輓聯悼念亮公。陳明亮喪禮訂三十一日上午七時三十分在市立殯儀館和平堂舉行公祭。
  近一年來備受肝腫瘤折磨的陳明亮,日子在醫院和家裡來回中度過,有感於他時日不多,好友東門美術館館長卓來成,特別挪出六月二十日至二十九日的檔期,邀請 陳明亮和浸淫書法藝術數十年的知交吳昭明,一起在東門美術館舉辦為期十天的「陳明亮、吳昭明雙人展」,當時,陳明亮還特地從醫院請假出席開幕茶會,身體虛 弱的他,乘坐輪椅由女兒推著到場,令在場許多好友看了好不捨。
 沒想到距離雙人展才一個月,七月二十三日下午一點多,陳明亮不敵癌魔摧殘辭世,享年六十三歲,東門美術館的「陳明亮、吳昭明雙人展」,成了他有生之年集書藝、篆刻和陶藝創作於一堂展出的絕響。
 世居台南的陳明亮,曾隨已故書法大師朱玖瑩學習書法,又蒙畫家席德進指導,自此勤奮不已,兢兢業業在書道中努力,嘗試以洋文中化的手法來凸顯中西合流及突破文字的流暢性,尤其他的竹刻堪稱府城一絕,從上山擷取竹材到完成作品完全不假手他人,也因此創造獨特的作品風格。
 為人隨和好客的陳明亮,生前在藝文圈結交不少莫逆,過世的消息傳出後,許多好友主動協助家屬處理後事,並且以親自寫輓聯方式,連日來大家約在奉茶公園店,內容不限、自由發揮,接力寫輓聯,完成後送到市立殯儀館和平堂悼念亮公,以滿掛的書法輓聯送他最後一程。

 
2008/07/28 16:39





自由時報29/7

書法家陳明亮病逝 藝文界好友以輓聯相送
陳明亮因病辭世,藝文界好友為他書寫輓聯。(記者吳幸樺攝)

記者吳幸樺/台南報導

府城藝術家陳明亮上週不幸因肝癌逝世,藝文界好友為了一圓他生前心願,這幾天都聚在奉茶藝文空間書寫輓聯,送他一路好走。

陳 明亮是書法家朱玖瑩嫡傳弟子,書法蒼勁有力,竹雕更是一絕。今年6月,在他癌末期間,和至交好友吳昭明在東門美術館舉辦生前最後聯展,展覽過後,他曾為自 己寫一副對聯「明心不阿應無憾,亮跡有節是因緣」,橫批為「樂在大地」,表達自己走過一生,坦蕩且了無遺憾的心志,這副對聯也特別託付給吳昭明為他書寫出 來。

陳明亮的藝文界好友們在奉茶老闆葉東泰的號召下,幾天來風雨無阻地前往書寫輓聯。成大建築系教授王明衡寫下對聯「古城慶有神工發新亮, 藝壇痛失巨匠頓無明」;葉東泰為他寫了新詩,稱許陳明亮為府城的付出;畫家林蔭棠稱其為「天使」,黃宏德則畫上好茶好酒相送,宣稱「友情不敗」。

陳明亮公祭時間訂在明日上午7時半,地點在台南殯儀館和平堂16號,靈堂將以好友們的書法輓聯妝點,以慰畢生熱愛書法的陳明亮。




7/31(四)早上7:30公祭。
地點:台南市立殯儀館‧和平堂
16 (和平堂:殯儀館正門一進門即右轉到底後左轉)
*寫輓聯追念亮公者自行完成輓聯請送至和平堂


亮師生前相關報導:


自由時報 
陳明亮 竹根雕刻 相「印」成趣
中華日報
陳明亮吳昭明雙人展 病榻見真情
中時 相知相惜40年 陳明亮、吳昭明聯展
中廣新聞網 陳明亮竹根刻印展藝術 師竹學習人生義理

生前亮師的網站資訊與作品販售



創作者介紹

旅居伊比利半島的冥王星人

ja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戰地記者
  • 我是5年級生, 我想是年紀的關係, 才會感受身旁的親朋好友逝去似乎變多了, 當然自己身體也要保重阿!
  • 先是有朋友結婚,然後吃滿月酒,之後陸續有朋友過世......

    人生無常。
    但面對總會心悸。

    jalo 於 2008/07/25 20:24 回覆

  • 阿文
  • 大人大事,爭名奪利。沒有明天。小人小事,點滴心情,恍如昨日。大人物的行事曆密密麻麻幾張破紙,卻哪裡有我們小人物人生筆記本來的厚重真實。而人有了真誠,心才會痛的厲害,而留下了一道一道深深的痕跡,而這痕跡,終會織成一張細密的網,等那天,濾過了人生清流後,發覺濾網上空無一物,這才明白, 濾! 那剎那間的重量,曾經擁有的感覺,真幸福。
    阿 ja , 保重啦!
    我跟我阿爸說了, 他說對方正在準備大會之事非常忙碌,不方便在電話中跟他資詢,等8月1 號開會時,再找機會跟他說。
    加油喔!
  • 屏東女生
  • 誠如樓上所言,生老病死,時間到了就得面對,以前總不敢想,臨到了至親好友,才知道再多的心理準備都不夠用....好好為愛你的人你愛的人活才是真的!共勉之~~
  • jalo
  • 回覆大家

    TO 阿文
    人不分貧賤,無階級大小,都是一個生命,活著就要盡力。另感謝你的幫忙。

    TO 屏東女生
    不過遺憾的是活多久是命定的無法預測,所以每天都要認真的活著,保重身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